记忆中的夏天

 

记忆中的夏天

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 记忆中的夏天总是那么清晰和深刻,随着时间的沉淀变成了一幅幅美丽的画卷。

      阳光

记忆中,夏日的阳光总是很好,太阳公公一早就爬上山头,照在房顶上,照在院子里,照在我的小脸上。。。。。。记忆中,有那么一段时间,我总会早早起床,站在院子里“抓阳光”,抬头望着早晨柔和的太阳光,看到太阳公公照射在脸前的赤橙黄绿青蓝紫,晶莹剔透,一闪一闪的,喜欢极了,总会天真的伸出双手去抓,然后迅速的放到事先准备好的玻璃罐头缸里,盖好盖子。每当放学,总会迫不及待的跑回家里看看存到罐头缸里的“五光十色”还在不在,那个时候,我总在怀疑自己的罐头缸没有拧紧,然后总结教训,找一个更大,而且能拧紧的玻璃缸,第二天继续抓阳光。。。。。。但每次都以失败告终,最后悻悻的放弃了。。。。。。

小河

在这样一个黄土高坡的小县城,夏日里,一条小河便成了孩子们最大的世界,每到夏天,我会跟着小伙伴们在附近的各个小河沟、大水坑,小池塘里玩,抓蝌蚪、捕鱼、摸小虾、捕蜻蜓、摘芦苇成了小伙伴们全部的乐趣。。。。。。记忆最深刻的,是家门口柳树荫下的小池塘,池塘边和池塘里长着许多柳树,我们总会从树上摘下几根柳枝做成草帽,戴在头上,做成哨子,吹在嘴里。池塘的水很清澈,透过清澈的水,能看到柳树的倒影和一条条游在河里的小青蛙、小蝌蚪,从青蛙刚产卵的时候,我就会去捞出一簇簇的青蛙卵放在玻璃罐头缸里养,已经记不清最终有没有孵出小蝌蚪,也记不清养在罐头缸里的小蝌蚪有没有变成小青蛙,只记得碧绿的垂柳和清澈的河水以及游在透明罐头缸里的小蝌蚪,是那么的纯真与美好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 山林

总觉得,乡村之夏是最美的,每逢暑假,总会去乡下姑姑家与表妹表弟们玩上十几天,那是整个暑假最快乐的时光,那时候天是那样的湛蓝,山林中花香鸟语,一切都是那样诗意盎然。山林里小鸟的叫声总是那么优雅动听,像情侣絮语,萦绕在耳边久久不能散去。。。。。。漫山遍野的山茶花是我的最爱,但那时的我,可不懂得让她们留在山里尽情的绽放美丽,我总会和小伙伴们上山摘回一大束橘黄色的山茶花插到瓶子里,也会采很多五颜六色的小花去做各种形状的“泥土蛋糕”,犹记得,有一次刚做好了一个铺满小花的心形泥土蛋糕被猪拱了。。。。。。山间的野果是记忆中最好吃的水果,采摘野果是每次上山的必备项目,山里的红莓、草莓、酸叶、殷桃、刺林和豌豆角是每个夏天我惦记最多的零食,那种青涩的味道留在了记忆的深处,又仿佛还在昨天。

西瓜

夏天,好像总是离不开西瓜,当时住在平房的小院子里,每次都会买上几十颗放到地窖里慢慢吃。夏季的西瓜总是最正宗最好吃的,脆脆的,一切开,弥散出甜蜜的香气。午后切颗个西瓜,总会觉得清凉无比,晚饭后切一颗西瓜,总会觉得幸福无比,打开院子里的灯,全家人坐在树下吃西瓜、聊天是我记忆中最热闹最幸福的夏夜。刚学会跑的表弟总会先抢上好几块,把每一块都咬一口,“占”在身边,然后在狼吐虎咽的一块一块吃,不小心吃下了瓜子,叔叔说会在肚子里长出苗,总吓的他担心好几天。

裙子

犹记得,那个时候,穿着花裙子的我在林荫小道上练习骑自行车的情景,现在想来,那是多么美好的一幅画。对于一个北方女孩来说,花裙子是夏天最美丽的梦,小时候,一到夏天,最迫不及待的事情就是穿裙子,可是总要从初夏等到仲夏,当天气变的很热的时候,校园里才出现穿裙子的女生,这时侯,妈妈也才允许我穿裙子,记得那时穿着裙子去上学的样子好神气,走在去学校的路上,左顾右盼,觉得天也蓝,地也宽,小花对我笑,小鸟对我跳,觉得自己就是花仙子,是公主。到了学校,在操场和其它小女孩一起把裙子旋啊旋,比试谁的裙摆大,谁的裙子转起来好看,每一条裙子都像一只翩翩起舞的花蝴蝶,飞舞在每一个女孩如花的脸上,飞舞在天真快乐的童年。 

记忆中的夏天,清澈美丽,又如梦如幻。如今,小河变成了水上公园,池塘和林荫变成了一栋栋大楼,儿时一起玩耍的伙伴已经长大,为了生活而四处奔波,乡下的亲戚大都外出务工。而我也深刻地感受到了时间已经越来越不属于我,夏天也是一样。上高中后,忙碌的学业让我再也找不回那种童年的快乐。大学里,原本短暂的假期也少不了实习。工作后,也只能在短暂的休息时间里偶尔畅快的与大自然亲近一次。面对越来越短暂的夏天,只能用童年的记忆填补漫长时光里快乐的缺失。感谢父母,那时没有把我管得太严;感谢老师,那时没有那么多课外作业,更没有培训班和补习班;感谢小河和山林,给予了我那欢乐的童年。

记忆中的童年,仿佛就在眼前,却触不可及,变成了最美好的回忆。(经理工作部  张艳芳)

 

 

 

上一篇:多伦项目部化六班顺利开展大检修工作
下一篇:煤炭去产能逐步推进 已进入全面执行期
发布时间: 2016-06-07    浏览次数: 364
返回职工文苑